心得交流

首页 - 心得交流
感念师恩
作者:戴晓虎   

高廷耀老师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在我人生最为重大的几个节点,高老师都热心提携、全力帮助,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高老师在为人、为学上所给予我的诸多教诲和熏陶,我感恩至今,并受益终身。

我1985年同济大学环境工程系本科毕业,当时学校有一项政策:如果成绩占班级前1.5%,就可以享受“免试直升研究生”,同时还可以有资格自选导师。由于我本科的第一外语是德语,曾赴德国访学两年的高老师成为我的首选导师。我特别幸运,当年就进入到了高老师的课题组学习。

当时,高老师的课题组每两周都有一次课题学术讨论会,所有硕士生和博士生都要参加。讨论会上,针对课题组正在开展的专题,由学生先汇报,接下来集体讨论,最后,高老师作提炼和总结。每次从高老师的提炼和总结中,都能感受到他对问题系统性的把握,我从这样的讨论中获益很多,对专业中的一些理论和核心东西有了全新的认知和领悟。

印象最深的是,关于活性污泥法中的一个概念“泥龄”。在本科期间的学习中,我只是机械地“接受”了这个概念,好像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其实不然。在课题组讨论中,经高老师一点拨,我恍然大悟,这才真正理解、弄明白了这一概念的实质,一下子对活性污泥法的理解深入多了。可以说,这让我一辈子都受用。

高老师做科研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始终不忘“以问题为导向”开展研究,倡导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始终不忘引导学生,要为我国环保领域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

高老师一直说,我们环保学科属于应用学科,既然是应用学科,就要有“应用”特色,工作的重点是力求解决实际问题,促进工程转化。为此,年逾花甲之年,他不顾年迈体弱,仍四处奔走劳碌,为“城市污染控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建设与发展殚精竭虑,倾注了极大心血。他一手打造上海环保集团,开发出一批同济环保技术,积极借助企业、工程研究中心等平台,推动同济科研成果落地转化,造福社会。

高校的成果要实现产业化,道路还是相当曲折艰难的。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但高老师仍秉持他的信念不动摇,他创办同济环保企业、建设工程研究中心的种种辛勤付出,令人感动。

说起高老师的贡献,可以说他是开启中德水环境领域合作的第一人。早在1987年,德国教研部就与同济大学开展了具体的项目合作,从那时起迄今30年来,德方与同济大学环境学院的合作一直没有间断,难能可贵。这归功于高老师的学识、为人、好口碑。高老师在德国享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很多德国同行到访同济大学,都主动提出想拜访高老师。

这么多年来,我对高老师一直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在高老师的支持和鼓励下,1987年,我获得公派德国留学机会。记得临行前,高老师将我叫到他家中,勉励我珍惜这一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学习国外先进技术,并嘱咐我要注意安全。他还给了我5个马克,用于从德国机场如遇困难可以给师兄打电话。如今忆起,当时情景仍历历在目,高老师给予我的温暖关怀、对我的殷切期望,令我永志难忘。

此后,我在德国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德国著名的水环境工程公司一路做到技术上的领头人。在德23年里,我与高老师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高老师每次访问德国,我们必定见面,相谈甚欢。他一直关心着我事业的发展,希望我能尽早回到同济,推动同济环保学科继续巩固对德合作,迎来更大发展。

在母校和老师的召唤下,2010年我全职回到同济大学。 高老师又不失时机地将我向国内前辈、同行举荐,让他们了解我,为我回国后的发展铺路。在我主持环境学院和工程研究中心的六年多时间,高老师对我给予的是信任、关心,让我毫无负担感,放开手脚干工作。

我主攻的领域是污泥的资源化处理。早在30年前,高老师主持的第一个中德国际合作项目就是关于污泥的。现在我们同济大学发起成立了“污泥处理处置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希望在污泥处理道路上继续发挥引领作用。

如果说,我今天还算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也得益于高老师在我人生重大关头,对我全心的扶持和无私的指引。这份厚重师恩,我将终身感念不忘。(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城市污染控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返回

友情链接

同济大学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021-6598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