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2
more-2
more-2



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新闻
 

汪品先院士“科学、文化与海洋”课程专栏

来源:新闻中心 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发表时间:04/27/2017 阅读次数:4347

第四讲课程,学子上课心得摘登:

      土木工程专业陈梦梦:"今天有幸聆听了汪爷爷的讲座,可是最令我开心的是听完讲座出去后居然能和汪爷爷近距离接触了一次,看到汪爷爷如此高龄却依然能够站在讲台之上为我们言传身教,教会我们看待世界的方法,其意义不仅在于传授知识,更是在于对我们人格以及三观的影响,在此,感谢汪爷爷的付出,我等也会以汪爷爷的精神去面对生活、面对科学、面对我们这个世界。接下来,我来说说关于这一讲我的感想。 
    首先,在听完汪爷爷的讲座之后,我发现了人类在宇宙面前的渺小。在这之前,我也从网上看过类似的影片,它是将人类、地球、土星、太阳等等一系列星球做对比,最后在比到宇宙时,我感到无比的惊讶和恐惧,人类相对于无边的宇宙来说,连沙漠中的一粒沙子都不如,我们是如此的渺小,而宇宙又是如此的浩瀚无穷。当人类从原始社会一步步走来,我们逐渐认识到了我们世界的面貌,从以前的“天圆地方”到后来的地球圆形说,从“地心说”到后来的“日心说”,尽管我们所得到的并不是宇宙最终的面貌,可是我们不断在接近现实、接近真相。在浩瀚的宇宙面前,渺小的我们不断通过努力去认识我们这个世界,格物致知,这是全人类的目标,也是人的意义。面对无穷的宇宙,我们不卑不亢,以实践探求真理,获取真相,这也是天地之大路。 
    可是另一方面,就我们目前的状况来说,我们所做的还远远不够,我们离宇宙之最终真理还差的很远很远,如果将宇宙的秘密比作太平洋的话,我们现在已知的领域就好比一杯水,真的,宇宙真的太大太大,而我们太小太小,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太长太长。别的不说,就说说我们所处的地球,科技发展至今,我们依然对我们地球很陌生,我们至今不知道地球的详细构造,不知道地心深处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的海洋又究竟是什么情况。然而,这仅仅是我们所处的地球,宇宙中还存在多少个这样的星球,还有多少未知的秘密,这些都不得而知,需要我们一代代人去探索,去接近真相。 
    总之,宇宙确实很大,我们目前所知的确实很少,可是我们不能因此而退却,人类之所以在这个星球上能生存下来,除了一些偶然因素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人类始终对未知的领域抱以一颗探索的心,我们从来不会退却,我们渴求真理、渴求真相,当然,这些就是促进我们人类不断进步的原因。 
    最后,谢谢汪爷爷的讲座,使我们收获颇丰,也帮我们打开了科学的另一扇大门,谢谢!"
 

 第四讲提纲 科学与视野

--- 时空的跨度和认识的深度

• 视觉与视角

视觉是动物认知环境的主要途径,但是不同生物的视觉不同;采取不同的视角,又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 人类视野的空间拓展

借助于技术的发展,人类极大地拓宽了视野,但是缺乏穿透力。当前人类最大的弱点,是对于深部过程缺乏了解

• 人类认知的时间尺度

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不同时间现象在空间的投影。地球环境是不同时间尺度的循环过程,叠加、组合形成的复杂系统。人类的认知能力受寿命限制,我们已经演变成了地球的“啃老族”

• “人类中心观”

“人类中心观”是认识世界的大敌。一部科学史,就是

人类不断拓宽视野、逐步克服人类中心论的过程

参考文献:

汪品先, 2012.大科学要有大视野.解放日报,2012.09.29.; 中国青年,2012年21期转载

媒体报道:

同济大学新闻网:汪品先院士为青年学子解读“科学与视野”


   
关于本讲内容若有想和汪老师交流的问题,可以邮件形式提问,截止到讲课结束前的提问,都有机会得到汪老师在讲座现场的回应。邮箱地址:scoclc@163.com (选课同学在提问时写明“学号”和“姓名”信息,有机会获得期末成绩里的鼓励加分)


第三讲课程,学子上课心得摘登:

      工科试验班(电气信息类)专业卢世浩"今天是汪院士的第三次讲座,在上一次讲座中,汪院士提到了东西方文明与海洋的关系,或多或少的提到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但又留下了一些悬念,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听汪院士认真谈东西方文化差异。
    这场讲座信息量很大,汪院士以他丰富的人生经验,渊博的知识以及一针见血的洞见力让我们真正意识到什么是“东西方文化差异”。首先,汪院士结合自身经历将几十年来外国对于中国的印象以及中国对于外国的印象娓娓道来。正如我们所知,西方主流媒体至今对中国的印象仍然局限在两种看法:一种是以付满洲为代表的狡诈残忍的中国人形象,另一种则是充满歧视意味的 “黄祸论”;而中国对外国的印象也要么是从前的“外国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要么是盲目崇拜。令人十分诧异和叹息,且不论东西方文化是否真有如此大差异,这种刻板主观的印象就是完全错误的,更不利于消除文化之间的差异。但是,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正视并研究东西方文化存在的真实差异以及原因。汪院士列举了大量例子,从生活,宗教,科学,文化等方面逐一进行了东西方的对比,其中对中国的自然科学发展的论述令我陷入深思:中国人不是没有进行科学研究的能力,曾有过许多领先于世界的发明创造,然而这些要么是浅尝辄止,要么是被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究其原因还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作祟,中国人的传统思维讲求实用,讲求内心修养,根本不重视人与物之间的关系,哪怕是最接近科学的格物致知论,最终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修身治国平天下”,汉阴抱瓮就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鲜活例子。试问在这样的文化大背景之下,中国的自然科学如何能得到发展?李约瑟之问不仅令西方学者疑惑,更拷问着中国人的内心。接着,汪院士为我们总结了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根源,同时又抛出了一个新观点:华夏文明也是多元文化交流的产物。原来,无论是从宗教、文学还是服装、习惯,我们所引以为豪的传统文化中早已深深地烙印上了世界各个民族文化的影子。每一次接触,外国文明的优秀因子都会融入进华夏文明中。然而,直至现在,许多中国人仍然片面地强调中华民族的单一性,忽略少数民族的贡献,更夸大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这固然有部分是因为中华文明强大的包容力,但也反映出华夏文化中盲目固执的一面。然后,汪院士又提到两个很重要的东西方文明交融的过程:东学西渐和西学东渐,在这过程中日本格外值得我们注意,为什么明治维新成功而百日维新失败了?汪院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封闭自大的一面,断绝了西方先进文化生长的土壤,没有一个良好的基础以及彻底改变的决心,什么样的改革都注定会失败。最后,汪院士又提到了中华民族在发展过程中的反复,这些反复不仅推迟了中国的发展,更让人们的思想反复摇摆,无法树立正确的观念。这种种中华民族的劣根性,确实值得我们好好反省。
    于是我发现,汪院士给我们讲东西方文化差异过程,实际上更多的是让我们消除盲目、偏见、混淆,逐渐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文化的过程。并且正是需要我们对中华文化更加深入彻底的了解,才能够更好地对比中西方文化差异,而且我们也会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其实所谓的中西方文化差异,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大而不可调和,实际上东西方文化在久远的过去早已有了深入的交流,现在所谓的东西方文化差异,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近代的固步自封以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劣根性所造成的,正如汪院士所说的那样:不是中国人来了,而是中国人回来了!我们只有这样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准确的把握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关系,才能在正确地走在中华崛起的道路上。"

第三讲提纲 东西方文化

—— 让我们重新认识自己

• 中国人的国际形象

“中国人来了!”是当代世界最大的变化,然而“黄祸论”仍然阴魂不散,文化差异的鸿沟至今仍是东西方相互理解的障碍

• 东西方差异的源头

起源于大陆与海洋经济的两大文明,在个人与家族、继承与开拓等方面都有深刻差异,都对科学思维方式发生影响。华夏文化也和西方文化一样具有多元性,也是多源文化交流的产物

• 东学西渐和西学东渐

我国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历史悠久,尤其百余年来的留学生运动为社会发展起了火车头的作用。在东亚文化圈中,日本17世纪的兰学在引进西方科学、为明治维新作文化准备中起了独特的作用

• 中国人重新认识自己

近百余年来,我国经历了高频度的主流意识反复,造成了文化洼地,亟待通过文化反思理清头绪,看清自身文化的利弊所在,通过时空比较重新认识自己,为重振华夏文化扫清道路

参考文献:

汪品先2005. 试谈东西方海洋文化差异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影响。科学新闻, 2005.15., 4-6

汪品先2000. 思想活跃与科学创新。中国科学院院士自述(青少年版),上海教育出版社, 218-221页。 (原载:中国科学院院士自述,1996版,上海教育出版社)

媒体报道:

同济大学新闻网:汪品先院士为青年学子解读“东西方文化”


第二讲课程,学子上课心得摘登:

    地球物理学专业张鑫汪院士的第二节课主要讲述了关于大陆文明与海洋文明之间的差异以及各自的历史走向,并阐述了自己对于世界不同文明历史走向的独特观点,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半小时的讲座却使我受益匪浅,同时也启发了我的思路。 
    汪老师将中国中古时代之后的渐渐落后归结于大陆文明与海洋文明的差异所致,并强调了海洋文明所具有的开创、探索、冒险的精神,与之相对,我国大陆文明则在十五世纪之后显现出愈加保守、封闭的姿态,此消彼长之下才造成了我国近代那段屈辱的历史。然而,将中华文明简单的定义为大陆文明,西方文明定为海洋文明固然有其原由,但是仍会忽略很多重要的影响因素。 
    现代以来,言西方文明则必称开拓进取,至于华夏则常斥为固步自封,骄矜自大,进而延伸至海洋文明、大陆文明之论。但是,无论哪种文明,能够延续至今的必有其高明之处。人类自诞生迄今,无一时不在斗争,无一时不在进取,无一时不在开拓,为什么呢?不外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已,仅以华夏文明而言,三皇五帝,唐尧虞舜暂且不论,自夏时,中国不过一隅之地,夏都之外,邦国林立,南蛮北狄、东夷西戎难尽其数。然而,商纣王之时已是东至于海,南涉于淮,西及周镐,北达于幽冀。其后周部族起于西陲,武王伐纣,遂定四方,分封诸侯皆在边远难驯之地,这才有数百年之后秦王一统,奠定华夏版图的基础。中国有今日之大,不是上天垂怜,而是历代先民筚路蓝缕、艰苦开拓之功,他们征服了在当时生产力允许下一切可以征服的土地,才有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豪言,他们打败了一切足以威胁到自己生存的敌人才有了“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宣言。 
   这一切也是一个深居内陆的国家所完成的,因此简单地大陆文明赋予封闭、保守的印象是不准确也不合情的。中国近代以来落后最根本的原因,不在于是大陆文明与否,而在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诚如人们常言,宋代,尤其是南宋之时,中国海上贸易及其发达,但那正是和西方十五世纪开拓海上贸易路线的原因如出一辙——陆上贸易已被掐断,而本身又面临着即为严峻的国防、财政危机,不另寻出路只有死路一条,这正是“穷则变,变则通”的最贴切写照。葡萄牙、西班牙不过伊比利亚半岛一隅之国,屡被征服,既无意大利文化、商业之繁荣,又无法国军事之强,处海隅之侧,国家生机唯有西行大海。由此才改变了国家命运,世界的发展。 
    但是,我国自明代以后,当真是外无恒敌,内少贤臣,整个国家丧失了前进的动力,唯有北方游牧民族时常南侵,但他们又大都落后不堪,难以构成真正的威胁,即使是明末腐败至此,若不是吴三桂降清,满人也断难入关。如此态势,文人士大夫之流整日只知朝堂争斗、狎妓放纵,反观此时,西欧诸国犹如我春秋战国之时一般,无论何国,所求者变法图强而已。即使是纵向对比,我们也能发现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民族最为活跃、进取,产生无数思想瑰宝的时代也正是所谓国无宁日、征伐不休、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 
    因此,我之愚见,所谓海洋、大陆文明之分固有其理,但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地理环境、历史因素仍不得不纳为重要因素。人之本性在“变”,“变”亦天道,天下本无所谓固守之民族,大多保守之论不外乎借旧习行恶俗而已。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今各国无不以创新、改革为要务,我国更应加快步伐,变中求胜。"

    理科试验班(海洋科学与地球物理学类)邹采枫一部社会史,可以从人类与海洋的关系来解读。这是汪院士在本堂课伊始提出的观点。我们在初中、高中的政治、历史课堂上都或多或少地对中国海洋史有所涉猎,但被灌输的大多数都是“华夏文明的博大精深”此类振奋人心的看法。而本堂课汪先生直面历史真相,客观地揭示了一部中国海洋文明的“血泪史”。我们曾经拥有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明朝水师,曾有郑和七次下西洋的壮举,曾发明创造了指南针,开拓利用海上丝绸之路。然而为什么海洋文明始终未能在过去的华夏文明中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汪先生不避讳地提出,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对象征着创新冒险的海洋文明排斥的部分。这恰恰是国人逃避面对而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我们在海洋上的衰败甚至先于西方国家在海洋上的崛起,而造成这种衰败的原因不是天意,而是人为——统治者没有意识到开拓海洋能在经济、科技和文化上对本国有多么强大的作用,没有国家发展的长远打算,这与华夏文明几千年来重农轻商脱不了干系。那么古人的愚昧,尚可以说是限于通讯的不发达,而今天的中国人,已经意识到海洋强国的重要性的中国人,就应该直视自身文明的弱势,汲取海洋文明的精华。 
    目前世界上的石油储量大多数藏在海底,海底的稀土资源也是陆地的千倍,且在军事方面,领海方面的问题也是国际纠纷的主要问题。世界早中国十年意识到海洋开发研究的必要性,起步甚晚的我国想追赶甚至超越别国,能做些什么努力? 
    个人拙见,其一,应将科学与技术紧密结合。传统的工科与理科应相互融合促进,深潜的目的是为科研,而其凭借是技术。海洋学院近年开设的“海洋资源开发技术”这一本科专业就反映了这种科研的走向。 
    其二,教育方面,应求质而不盲目追求量。自从国家说要大力投入海洋事业,不少高校就大兴海洋学科,并以不少专职学院横空出世,但能触及到深层次、有意义的科学研究者不在多数。作为海洋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也坦言时会感受到周围同学对未来发展的思虑。这证明海洋强国的观念没有深植于民众的心中,如此中国即使有再多的海洋学院、学校,都只是盲目追赶潮流。 
    其三,拾回科学研究的纯粹性。不要一味地想着资源、领土,精神层面上,海洋文明本身就具有神秘的吸引力。人类史上对海洋的探索,本质上是出于对新事物的好奇。如同对天空、对真理的探索一样,钻研海洋本身,就值得科学工作者付出心力。过度在意成果,反而可能事与愿违。 
    正如汪院士所言,将海洋文明与大陆文明一起置于华夏文明的精髓之中,中国才能成为大国。

第二讲提纲 人类与海洋

——兼谈华夏文化的软肋

• 人类进入海洋的路程

一部社会史,也可以从人与海洋的关系来解读。16世纪人类在平面上进入海洋, 21世纪正在从垂向上进入海洋

• 两类文明的历史回顾

世界古文明的主流是大河流域的大陆文明,但是五百年来源于爱琴海的海洋文明征服世界,也占据了科学文化的高点

• 华夏文化的大陆性质

创造过历史奇迹的华夏文化,本质上属于内陆的农耕文明,

在与海洋文明的碰撞中,暴露出大陆文明存在着深层次的弱点

• 海洋文明与华夏振兴

当今世界正在进入新的转折期,我们只有意识到自己的“短板”所在,才有可能抓住“弯道超车”的历史机遇

参考文献:

汪品先,2012. 海洋战略与海洋经济.公务员科学素质读本,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191-197

汪品先,2012. 深海使命. 东方早报,2012.5.8.

汪品先,2013. 人类与海洋. 解放日报,2013.3.16.,汪品先院士在上海图书馆的演讲

汪品先,2013. 海洋意识:华夏文明的软肋?科技导报,31卷24期卷首语

汪品先,2015. “海派”文化与科技创新. 科学画报,2015.9.

更多扩展阅读参见

http://mgg.tongji.edu.cn/space/pxwang/publications/popularscience/

媒体报道:

同济大学新闻网:汪品先院士为青年学子详解“人类与海洋”


第一讲提纲 科学与文化
——好奇心,幽默感,和创造性

科学源自好奇心:现代科学是随着文艺复兴而产生的。和技术不同,科学的产生不是因为有用。
幽默和智慧有余:科学是好玩的,科学研究是一种文化追求。宗教来自恐惧感,科学源于好奇心。
失误与学术造假:科学的失败远多于成功。过分突出科学的功利性,无异于学术上的晦淫晦盗。
思想活跃与创新: 科学与文化的联接在于创造性思维,科幻便是一例。我国在科学与文化之间出了断层。

扩展阅读
1、华夏山水的由来 汪品先 2017,47(4) 中国科学:地球科学
2、治理科学界的精神环境污染 汪品先; 2016-12-28 科技导报
3、中国成为科技强国还缺什么? 汪品先、饶毅 2016-08-09 新华每日电讯
4、中国科学界再不转型就会掉入“陷阱”,学术水平上的国际差距会更大 汪品先 2016-07-04 文汇教育
5、深层次创新需要有文化基础 汪品先; 2015-07-15 党政视野
6、中国科研缘何难有重大创新? Jane Qiu. 蒲慕明、饶毅、汪品先等议:2015.6.17
7、如何重建创新的文化自信 汪品先2014-10-15 文汇报
8、创新要从文化根子上来驱动. 汪品先. 2012-12-19 文汇报
9、直面科学创新的文化障碍 汪品先2011-02-27 文汇报
10、创新的障碍究竟在哪里? 汪品先2011-01-09 文汇报
11、科研道德的文化根基 汪品先; 2006-10-30 民主与科学
12、克服科学创新的文化障碍 全国政协委员 汪品先 2006-06-23 人民日报
下载链接:

http://mgg.tongji.edu.cn/space/pxwang/publications/popularscience/

第一讲结束后,学子纷纷写下上课心得,现摘登如下:

   土木工程专业罗博文:科学是严谨的,每一位科学工作者都要以一个严谨的态度来面对科学研究、科学虽然如此,但他却不一定是严肃的,提到科学时不应该想到的都是些没有生命的仪器,我们的科学,更应该联系到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文学和艺术。最完美的循环即为文学-艺术中发现科学-在科学中找到文学艺术的灵感。这些是古代科学家都做的不错,而且效果显著,因为他们既在科学领域中取得巨大成就,也在艺术发展的道路上做出了自己巨大贡献,这是现代科学工作者需要学习与改变的。科学如此,工作亦如此,现代人们在考虑生活的时候,想到的都是工作与赚钱,仿佛钱是生活的全部一样,我觉得应该改,所谓工作只是谋个生活基础。作为一个人,应该去做的是,享受生活,享受生命。另外一点是需要有实事求是的精神,简单点说不能造假,造假这种事,在任何地方都很让人讨厌。工作、生活中这样会让人脱离自己的圈子,科学界发生这种事,则会引出很大乱子,甚至引发灾难,这是有前车之鉴的,每个人都要铭记。

    社会科学试验班(经济学类)专业孙黛诺:"一天中午,偶然在朋友圈中看到了关于此课的推送。一张张图片让我对汪老先生有了深刻的印象,兼有一代海洋人的睿智和长者的亲切;读了那一封写给我们的信,一字一句中无不传递着汪老先生对我们青年人的期许--仰望星空,同济天下。从那时起,我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希望心中的那一天快点到来。终于,3月7号如约而至。窗外的石阶洒满月光,汪老先生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回响。 
    曾经的我对科学并无兴趣,只觉得科学充斥着天文数字、繁琐的公式和实验室的瓶瓶罐罐、精密仪器,大抵只有那些对世俗生活没什么兴趣的人才可以坚守在这个枯燥的世界中吧。可是当我看到摄像机前海洋生物的多姿形态和显微镜下微生物的精致结构,我才意识到,科学世界竟这么美。科学的美蕴藏在我们无法轻易观察到的地方,充满着神秘和清奇。 
    科学与文化更是密不可分。文化给予科学创新以灵感,从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遣词造句中提出对称结构,方便进行科学研究。文化是有道理的,具有创造性的 ,所以在及其注重科学发展的当今社会,重拾文化经典迫在眉睫。同时,科学发展极大促进了文化发展,四大发明是中华文化的一颗璀璨的明珠,科学使人明智,改变人的视角,拓宽人的思维,科学可以成就新鲜的文化。科学与文化就是如此,浩瀚的文化中充斥科学灵感的闪光,以科学的头脑创造出更为智慧和深刻的文化,科学与文化就像八卦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这么想来甚是有趣,一位好的文学家一定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也一定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
    一项科学成果的呈现不是一朝一夕即可完成的,而是岁月的积淀。所以科学排斥的是焦躁和功利,科学是那样的纯洁和神圣。不少科学界的负面新闻都是功利心促成的,而真正伟大的发明都是其背后的人不计辛勤地付出,更有许多科学先辈一生寥落,但是他们创造的价值是科学的进步、文化的进步、人类的进步,这又岂是奖金和头衔所能比的。因此,我更加对那些执着于科学而淡泊名利的人们萌生了一种深深的敬意,他们的精神更是我心中一盏不灭的灯,照亮我前行。
汪老先生的课转变了我的一些思想观念,促进了我的思考,打开了我的眼界。十分期待在之后的课程中,继续谛听老先生给予我的教诲。"

    英语专业王亭月:"高中三年从来没有认真听过有关科学的讲座,作为文科生,我们只能坐在后排听前面的活跃分子和老师讨论黑洞和一些天书般的理论,然后渐渐的忘记小时候看到奇异现象时的惊喜。老师们一直强调人文素养与科学素养并重,理科生保有人文素养倒是简单,文科生和科学就像被隔开在两个世界。所以这次看到汪品先老师开设这门课程,就很好奇一位年逾八十的院士会和我们讲讲什么。 
    一个真正的‘大家’不可能只局限于一门领域,他一定是融会贯通的,汪老师就有这种风范,不止于自己的学科,什么都讲一讲。以一个文科生的视角,我最有感触的还是汪老师讲到的科学与文化的关系。记得曾经做过的高考真题上也有这种题目,前有冯洪钱,后又屠呦呦,从文化里汲取营养,推动科学的发展,科学又成为传播文化的载体。达芬奇画出了最早的飞机图纸,牛顿发现了光谱,爱因斯坦喜欢拉小提琴,罗素比较研究中西文化差异,刘易斯写出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科学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和奇特的创造力,科学就是一种艺术。文化属于精神层面,也有优秀与腐朽之分,文化工作者需要有科学工作者的严谨性和强大的逻辑,来把握文化选择的方向,所以文理不分家,科学文化不分家,没有一个人可以住在只存在一种元素的世界里。 
    最后以梅贻琦的一句话结束,“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谢谢汪老师愿意带给全校师生精彩的讲座。"

    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赵逸妍:"我是一名文科生学的是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处在一截树枝的两个分叉口上。每日接触最多的不是数理化,而是大段大段的文字。
    我特别喜欢海洋,向往广阔无垠无边无际的蔚蓝大海。大海太神秘了,人类有可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摸清大海的底细。海底世界一定美的让人说不出话来。我很想学习海洋科学,但是自高中起,我的文科天赋便远远高于理科天赋。我学不来理,没有学习高数物理的天分。所以对于海洋科学,我只能“望洋兴叹”。 
    选汪品先老教授的课,一开始内心其实是稍稍带着些忐忑的。为什么?因为我害怕老教授讲的东西离我太远,有可能一些学术性的东西,能引起其他理科同学的共鸣,而我却只能一脸懵逼。 
    但我太低估一名老教授了,老师讲的实在太好了。字里行间中透露着几十年学识的积淀,使人受益匪浅。有些讲座很让人昏昏欲睡,因为讲座者的话语缺少逻辑性,让人摸不清他到底在讲些什么。但老教授说的话却能让我从头听到尾,赞叹不已。 
    
科学是什么?科学与文化的关系有多重要?学习科学怎么能没有兴趣。老教授说真正的兴趣才能造就真正的科学,而为了职称去做学术,是去本逐末的。科学离不开文化,远离世界去搞所谓的科学,只能说那个人是“疯了”。科学是为了创造更好的生活的。我很有可能将来从事学术研究,我会怎么看待学术?我为什么要去弄学术?希望能在接下去的课程中弄明白。 再一次庆幸自己选了这门课。"


媒体报道:

同济大学新闻网:八旬院士主动请缨为全校学子开人文素养课
文汇报
同济首开高水平人文素养课,汪品先院士:在科学和文化之间架设一座桥梁
解放日报:听院士公选课,寻找科学表达的“幽默”
解放日报:
“科学,不该是皱着眉头的事情”
青年报:
汪品先:在科学与文化间架桥梁
上观新闻:
一封408字“邀请函”,汪品先院士请你来上“科学,文化与海洋”课【附视频】

 

课程介绍:

汪品先院士亲笔信:

“科学,文化与海洋”是门什么课?

    这是门很怪的课。既不是主干课,也不是必修课;并不像基础课,更不是专业课。它并没有“要考的”知识,也不教你“有用”的技巧。这门课目的只有一个:让你多想想。
    无论西方的大学,还是中国的书院,历史都已经超过一千年。但是你想过吗,办大学是干什么的?大学不该是生产学位的工厂,也不该是攒取分数的考场。学校就是个苗圃,在大学里度过的应该是形成基本能力、塑造基本性格的黄金岁月,因此也往往是人生最值得回忆的时光。但是一样的同学、两样的结局, 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掌握主动,抓紧时机,活跃思路,拓展眼光。
    “科学,文化与海洋”这门课,将向你鼓吹科学就是文化,科学创新要有文化元素。不少国家有“科学与艺术院”,因为两者是相通的,都是创造性思维的产物。文化,要注入科学进展的新鲜血液;科学,要点亮文化积累的智慧之光。
而我国从科学院到高考,文、理之间都产生了断层,客观上的后果是两败俱伤。这门课的目的,就是想要通过老师在课堂的演讲,和学生在网上的讨论,激发起热情和火花,在科学和文化之间构筑桥梁——哪怕只是架在校园角落里的一座小木桥。

课程性质:公选课,面向全校师生

课号:UGC012

学分:0.5学分

总学时:16学时

开课学院: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上课时间:双周二晚上18:30 - 20:10(如遇法定节假日顺延一天)

上课地点:逸夫楼一楼报告厅(如有变动会及时通知)

主讲人:汪品先 院士

    男,江苏苏州人,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1960年莫斯科大学地质系毕业,1981—1982年获洪堡奖学金在德国基尔大学进行科研,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专长古海洋学和微体古生物学,主攻气候演变和南海地质,致力于推进我国深海科技的发展。1999年在南海主持实施了中国海首次大洋钻探,目前正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南海深海过程演变》重大研究计划。

80岁的汪院士为什么要来讲这门人文素养课:

    在研究科学的同时,汪院士也十分重视科学与文化的结合,热心科普教育。多年来以大量的报告和文章,提倡我国加强海洋文明、鼓吹发扬科学的文化本质。 2011年和2014年,他在《文汇报》两度发起“科学创新的文化障碍”和“重建创新的文化自信”的讨论,2015年又提出“汉语被挤出科学,还是科学融入汉语”的问题,并在2013年主编出版《十万个为什么(海洋卷)》。现在,汪先生以年逾八十的高龄开设新课,旨在激励同学的创新意识,活跃校园的文化气氛。

这是门什么样的人文素养课:

    “科学、文化与海洋”是一门面向全校师生开设的,由海洋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汪品先教授主讲,少量穿插外聘专家的报告,是一门高水平人文素养课程。课程采用专题讲座辅以交流讨论的授课形式,从科学家的角度讲授科学与文化的关系。主讲人试图在多年来各种讲座、科普和干训报告的基础上,打造一门有海洋特色的,讨论科学和文化关系的普适课程。学生接受大学教育,本不应以本专业的知识技能为限,还需要接触大视野、高层次的重大问题,而科学和文化的关系便是其中之一。本课从科学家的立场出发,逾越文、理界限,结合海洋科学的新知,介绍科学的精髓在于创新思维,而创新思维的根基在于文化,文化的载体又是语言。课程试图通过生动的实例,启发同学对于科学创新的热情。

课程主要内容(专题)有哪些:

“科学与文化——好奇心、幽默感和创造性”

“人类与海洋——兼谈华夏文化的软肋”

“东西方文化——我国知识界的百年困惑”

“科学与视野——时空的跨度和认识的深度”

“创新和语言——汉语、外语和双语”

kzhightmbmqhfqx

 
 

版权所有 同济大学 新闻中心 Copyright tongji university news center, 2012 E-mail:dxb@mail.tongji.edu.cn   沪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