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2
more-2
more-2



当前位置:首页 >> 同济快讯 >> 社会服务
 

在威尼斯,展现同济版“美丽乡村”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印象
来源:新闻中心  发表时间:06/21/2018 阅读次数:3691
      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目前,包括《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年-2022年)》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措施正在紧锣密鼓地落实之中。很早就开始关注乡村改造的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新世纪以来以乡村为对象的规划、设计课题不断推出。今年5月,该学院副院长李翔宁教授还以“我们的乡村”为题,带着一批中国建筑师走上2018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舞台,他策展的中国馆成为意大利各大媒体竞相追捧的话题。

      展览主题:我们的乡村
      在今年5月26日开幕的“第十六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上,中国国家馆的主题是“我们的乡村”。其策展人李翔宁长期以来从事建筑评论、建筑策展工作,他对记者说,中国国家馆选择以“我们的乡村”为主题,关注的是建筑的内在精神与人文觉知。5月25日,中国国家馆甫一亮相,立刻引起意大利国家级媒体的广泛关注,也被许多媒体推介为本届双年展必看的亮点。
      他说,中国国家馆选择“我们的乡村”这一主题,是因为作为当代建筑实践的前沿,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进行乡村建设,越来越多的建筑师、规划师与乡村建设者,重新审视乡村的自然人文、生产生活,使中国当代乡村建设在自然栖居、社区营造和文化传承等诸多方面,构建起一个充满机遇和各种可能性的自由空间。这些成果,既具有空间功能与类型上的多样性,也鼓励生产方式的更新,是对“乡土建造”观念的重塑,新时代的“归园田居”正在中国各地发生。
      为更好地呈现这一图景,向世界展现具有中国特质的中国乡村建设方案,展览以“居”“业”“文”“旅”“社”“拓”六个乡村的当代功能,从诗意栖居、乡土制造、文化实践、自在游憩、社区营造、开拓创新六条线索,在空间和类型上描绘出中国当代乡村的发展趋势,勾勒出一个呈现当下、放眼未来的中国当代乡村建设现场。27个具有代表性的乡村实践项目,则以大型装置、模型、影像等方式呈现,来叙述各自的理念、呼应各板块主题,进一步丰富展览框架。

      参展作品:目光瞄准乡村
      采访获悉,双年展中国国家馆选择了中国目前活跃在乡村的建筑设计师,像南京的张雷一人的作品就有《丙丁柴窑》《云夕深澳里书局》《石塘互联网会议中心》3件。李翔宁说,六个板块的展品涉及内容十分广泛,焦点对准的是乡村振兴。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652
云夕深澳里书局

      “居”板块呈现中国人诗意化的居住美学。归园田居,自古以来便是中国人的美好理想。现今,虽然大规模建造的农村住宅在某种程度上切断了乡村生活与传统的关联,建筑师却试图通过空间、材料和在地社区,重新寻求与乡土文化的联系。如董豫赣以中国传统园林“山、水、林”元素为灵感创作的装置作品,展现出回归山水的生活理想;城村架构的《金台村重建》、谢英俊的《轻钢龙骨乡村住宅体系》、董功的《船长之家改造》,都从不同侧面展现了乡村居住的当代图景。
      “业”板块关注当代乡村建设中,建筑师在传统手工艺和新工业生产之间寻求一种平衡,以推动乡村建设向市场化转型,激发其生长活力的尝试。在这一板块,可以看到张雷的装置作品再现了烧制陶瓷产品的柴窑空间,其《丙丁柴窑》项目以建筑空间的更新承托起传统手工艺的发展;同时徐甜甜的《松阳红糖工坊改造》、华黎的《武夷山竹筏育制场》、陈浩如的《太阳公社》、李以靠的《华腾猪圈展示馆》,也都显示了乡村建筑为承托产业需求所发生的适配和调整,这不仅带来劳动力回流,也实现了生产方式多样化。
      “文”板块展现了建筑师通过激活乡村建筑的文化内涵,推动乡村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努力。不论是刘宇扬以十字形金属装置再现一个以“记忆”为主题的文创小镇,还是董豫赣的《小岞美术馆》、阿科米星的《桦墅乡村工作室》、源计划的《连州摄影博物馆》、吕品晶的《板万村改造》,建筑师不仅塑造出具有感染力的建筑空间,更以其使用功能来实现乡村的文化振兴。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657
改造后的板万村小学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00
改造后的板万村民居

      “旅”板块展示了当代乡村作为自然、传统和过去想象载体的多种可能性。在这一板块,华黎通过剖面模型,生动呈现了新寨咖啡庄园中将种植、加工、生产、旅游和乡村文化紧密结合的新模式;张利的嘉纳玛尼游客中心,实现了游客与村民之间的有机互动;张雷、水雁飞、博风建筑的民宿设计,为来自城市的居住者创造出一种回归自然的可能;金江波的一组影像作品,进一步展现了民宿小镇莫干山真实而生动的生活场景。
      “社”板块,更关注建筑对人际、生态、社会生活的黏合作用。今天的乡村,传统伦理秩序与现代化需求相互交织,而建筑为乡村的公共空间和社区营造既提供秩序,又赋予包容。例如,城村架构的参展作品《一座旧的新房子》,展示了对一座乡村旧宅进行设计改造而实现的文化连接;傅英斌的《中关村步行桥》、陈屹峰的《新场乡村幼儿园》、朱竞翔的《陆口格莱珉乡村银行》、赵扬的《柴米多农场集市》等,均为乡村生活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服务设施——这些建筑设施,创造出一个个充满情感和机遇的共享空间。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04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18
四川新场乡中心幼儿园

      相较于上述板块更多聚焦当下,“拓”板块则放眼未来。在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托举下,紧密的城乡互动、增长的城乡混合型产业以及多元的商业发展形态,构成了中国乡村未来图景。这幅图景中的乡村,糅合了电商、物流、互联网金融、社区服务等各种新兴产业链。绘造社的作品《淘宝村,半亩城》以图绘的方式,视觉化地呈现了电商影响下的当代乡村庞杂的物流、生产与生活体系;而张雷的《石塘互联网中心》,探索了互联网时代新的建筑类型与建造技术的可能性。

      从策展人、赞助商到参展者,同济戏份很足
     从策展人到赞助商、参展者,双年展是同济人的大舞台。
      除了策展人李翔宁,这次中国馆的主赞助商风语筑就被业界称为“有温度的文化‘导演’”,其领军人物李晖便是同济人。他说:“风语筑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还努力贡献社会价值,争取成为有情怀、有温度、有创意的上市公司。”这些年来,风语筑设计了数百个主题馆,用李晖的话来说就是接手一座展馆,就像拍摄一部电影:领衔的设计师是导演,负责讲好故事、设计创意;呈现方式是3D影院、VR/AR,还是模拟互动,各个业务板块协同完成。李晖说:“初看风语筑,你可能把我们归入建筑施工;再看风语筑,你可能把我们归入室内装饰。事实上,风语筑的主营业务是文化展示,核心竞争力是创意和科技。”你知道吗,诚品书店和K11就是风语筑的作品,“文化”是两个商家的共同标签。
      参展设计师,同济人就更多了。袁烽有《竹里》《云市》两件作品参展。《竹里》模型,将中国传统的竹编工艺与数字化设计、机器人预制建造、现场快速拼装相结合,形成一种全新的乡村建造模式。袁烽说,归田园居,是中国文人传统对居住的美好理想。在当代,现代化进程和技术允诺了窗明几净、电视电话的美好生活,但也切断了乡村生活与传统的关联。《竹里》试图在归田园居的同时互联网+,把产业筹措、村民自建、文化下乡与互联网、物流系统、共享经济等联构起未来乡村图景。中国国家展馆室外展场的草坪上像云像雾又像风的就是《云市》,它试图营造村口其乐融融的聚会场景。四个半封闭的立方体覆盖在一整片向两侧舒展的屋顶之下,描绘出自由闲适的村口环境。象征村屋的四个空间向中心区域打开,参与者在享受私密空间的同时,又与公共空间发生互动。中国馆的开馆仪式便在机器人3D打印的“村口”举行,宾客聚集于威尼斯明媚的阳光下,郁郁葱葱的绿色间飘荡的“棉花糖”把大家包裹得朦胧隐约、欢声笑语穿“云”飞檐:这也许就是新技术人文主义观念下的“未来乡村”吧。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11
馆内的《竹里》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911
成都竹里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906
云市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王方戟参展的作品是《七园居》。这是一处位于莫干山的精品民宿,一条南北向的溪流环绕基地淌过。团队设计了一座有7个客房的乡间休闲旅社,强调的是从外部进入每个居住单元的独特感受。经过流线的组织、空间和地面高差的细微调节,进入每个单元所经历的空间都是独一无二的,且空间系列上的每个单元都拥有独有的花园。坐在花园里,望得见山,听得见流水潺潺,晚上看得见星星,生活和城里一样便利,但却多了宁静,是养心的好地方。李振宇参展作品是《空中读村》,谁说空中看北京、上海、纽约、伦敦不是一个又一个“村”呢?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外围展中,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孙彤宇教授呈现了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模式——“超级步行街区”。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08
七园居

      同济校友参展的有大舍、吕品晶、阿科米星等。柳亦春、陈屹峰带领的大舍携《四川新场乡中心幼儿园》参展。这是位于芦山地震灾区天全县新场乡的中心幼儿园。项目用地在新场乡丁村西北侧一块不大的台地上,四周群山环抱。基地向西遥对着一个山口,让人在大山之中仍能感知到远方的存在。附近的村落与自然紧密依存,又和它微妙地对峙着,气氛安宁而静谧。幼儿园设六个班,暮色苍茫中,青灰砖墙上窗户里透出的暖黄灯光就是孩子们的“家”。同济校友吕品晶的《板万村改造》,原本是“梦想改造家”的一个项目,位置在贵州黔西南山区,作品聚焦的是乡村的命运,关爱的是留守的儿童。改造后,原本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有了博物馆、创业的窑场、织锦的锦绣坊,小学也是“颜值”爆棚。庄慎、任皓带领阿科米星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桦墅乡村工作室》由两座旧房改建而成。庄慎介绍,原来的两座坡顶平房一座墙体是石头垒筑的,一座是砖混结构。设计采用加建调整的方式,在房屋的原始质感与氛围下,将两座房子改造成两个乡村工作空间,彼此相联,形成整体。我们尝试用传统的布局和工法恢复中国传统乡村的“村口”空间,把老房子改造成公共活动的空间场所,重塑村口的公共性。直造事务所的水雁飞和马圆融带来的《庾村大乐民宿》,展示的是莫干山乡村的日常景观:平常中的不平凡。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715
开幕式上,大家在“村口”聊天

微信图片_20180621091918
庾村大乐民宿

      威尼斯建筑展中国馆的参展者都试图用自己的乡村实践告诉世人:建筑可如“针灸”一样激发乡村活力,激活乡村振兴这局大棋。

 
 

版权所有 同济大学 新闻中心 Copyright tongji university news center, 2012 E-mail:dxb@mail.tongji.edu.cn   沪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