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2
more-2
more-2



当前位置:首页 >> 同济快讯 >> 社会服务
 

同济专家张松谈学习十九大报告的体会:不忘本来,上海这样做

来源:新闻中心  发表时间:11/30/2017 阅读次数:3392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继承创新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2017年9月末,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批复指出,要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城市特色风貌塑造。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整体保护,老城不能再拆,通过腾退、恢复性修建,做到应保尽保。
       近日,记者就这个话题找到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张松教授,因为他在本世纪初做过黄浦江两岸工业遗产调查。他说,对照党的十九大报告“坚定文化自信”“不忘本来”,我认为“老城不再拆”传达出的就是保护优先,不忘本来的强烈信号,上海市从本世纪初就自觉地在城市建设中保护保留城市的年轮和市民的记忆了。

上海世博会,保留老城成为自觉选择
       2010年上海世博会给老城区的更新带来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遍布黄浦江两岸的老工业基地不但是上海近代化的出发地,更是近代中国的工业象征。像黄浦江岸线杨浦段,总长15.5千米,面积11.7平方公里,这一区域内就分布着183家工厂,南市发电厂、杨树浦水厂、杨浦电厂等等,涉及纺织、缫丝、造船、造纸、制药、制皂、啤酒、烟草、有色金属及机器制造等,涌现出一大批著名大型企业。
       沿着黄浦江岸线,向南向西,两岸的企业星罗棋布,像上钢三厂、江南造船厂、龙华机场、上海水泥厂、南浦火车站、航空油库……可以说,黄浦江两岸的工业是支撑中国腾飞的重要支柱之一。
       世博会将两岸数平方公里的地方作为中心场馆,为老城转身提供了良机,是拆还是保留那些记忆中的烟囱、船锚、机器?以我校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为班底的学者经过深入的调查摸底,建议保留其中具有符号价值的老工业记忆,于是,南市发电厂、江南造船厂、杨树浦水厂等等老工业标志性建筑都被留下,成为了世博场馆,世博园中的装置,有的成为黄浦江岸线上的创意园区,实现了华丽转身。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我们摸清了徐汇滨江的老工业家底
       上海的老城转型比欧美老牌工业化国家来得稍晚一些。伦敦老城区(南岸)、巴黎左岸、德国鲁尔地区、纽约苏荷(SOHO)等,都具有市中心、临水、集中连片设厂等特点,它们的艰难转型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基本完成于世纪之交,普遍打的都是文化牌,而细化深入工作至今仍在继续。在上海,最早停止冒烟的上海水泥厂面积超过30万平方米,不生产水泥了今后做什么?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工业革命的“镀金时代”渐渐成为西下的夕阳,徐汇滨江企业的高排放、高污染、高耗能渐渐成为众矢之的。废气污染天空,废渣侵害土地,卸货装箱的轰鸣声不请自来日益成为市民生活的心头之患,城市不想再和“三高”共处。
       1990年代后期,上海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工业遗产调查和保护工作,并将城市重要的工业遗产项目列入依法保护的优秀历史建筑名录。2002年,上海市政府启动了“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计划”,开始对黄浦江两岸工业地区进行大规模改造开发。2007年,随着上海世博会紧锣密鼓地推进,徐汇区委托张松课题组展开滨江工业建筑调查。
       张松团队对包括飞机场等在内的工业建筑、厂区实地踏勘,筛选出54处保留建筑。课题组将其分为4类:(1)基本保存的建、构筑物18处;(2)维修改善的建、构筑物共有7栋,其中5处建筑物位于上海水泥厂区;(3)改造的建、构筑物6栋,其部分建构筑物经改造转变了功能,但改造性破坏较严重;(4)拆除类,在5年多的再开发过程中,共有23处工业遗产被拆除。课题组说,调查的B、C、D三个单元中有30年以上历史的建(构)筑物占68%,历史价值突出。
       张松表示,滨江范围内的沈家大院建于明清时期,年代最为久远,现状保存较为完好、是产业区建设前的历史见证;民国初年的喜儿庙,是该区域内难得的宗教建筑,典型的江南民居建筑,三进院落保留完整;已列入上海市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的龙华机场候机楼(富林门酒店),与龙华机场同时建成;龙华机场36号机棚,是旅德留学归国的建筑师奚福泉博士1935年设计建造的,机棚建筑比例匀称,细部精美,具有典型的装饰艺术派风格,与当时国际建筑风潮同步。
       “对历史环境的破坏会使城市失去场所精神,丢失成长的年轮,湮没文化内涵,会变得没有个性、毫无魅力。”课题组建议,老工业区的更新改造可采用博物馆、休闲、景观公园及购物旅游相结合的开发模式,实现转身;滨江码头区域的码头,可进行适当的艺术处理,结合滨江绿化带改建为亲水平台。码头区原有的构筑物(包括灯塔、瞭望台、吊车、轨道)可保留构筑物或构件作为滨江环境小品。上海水泥厂是典型的民族工业遗产,它的生产流线都是完整的,整体保存得也较为完好(代表建筑为预均化库,看上去长着辩儿,像反扣着的锅),可作为“工业遗产公园”或“生态教育公园”。
       最终,课题组针对建、构筑物制定“拆、留、改、迁”分类保护保留措施,土地收储精细化,原样保留码头4万平方米,保留历史建、构筑物33处,系缆桩近100个,铁轨2.5公里,枕木1200根,石材1800平方米,吊车4台,这些元素构筑起了西岸开放空间内宝贵的城市脉络,也让这儿成了最有故事、最有看头的“穿越取景点”。
       徐汇区规土局有关同志说,这份报告对更新改造的决策起到了“点灯照路”的作用,徐汇西岸的转型的基本思路清晰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提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徐汇区顺势而为,提出“文化先导,产业主导”的徐汇滨江整体开发理念以及打造“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战略。为了保证愿景的实现,区政府专门成了西岸规划建设专家委员会,以确保规划愿景不走样、建设不跑调。主席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郑时龄担任。

看到徐汇滨江的再生,为上海对待老城的做法点赞
       “我们的调查和建议得到上海市主管部门和徐汇区政府的高度认同”,张松表示。2007年,随着龙华机场搬迁进入实质阶段,徐汇区正式启动了滨江地块的前期规划工作。截止目前已经完成沿江所有企业、居民的搬迁工作,并相继完成了北票码头、上海电力燃料有限公司、上海水泥厂、上海联合水泥厂、龙华机场等18家企业的动迁及土地的收储工作,目前很多老工业遗址都已经成功转身。
       首先,区域内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优秀工业建筑遗存基本保留了。你看,预均化库那口反扣的大锅已经变身成为东方梦工厂的穹顶剧场——东方巨蛋了;飞机库变成了余德耀美术馆;飞机制造冲压车间变成了西岸艺术中心。
       其次,借鉴德国汉堡港、英国伦敦南岸等“棕地”复兴成功经验,征集国际设计方案,优选出英国PDR公司的“上海Corniche”(“上海CORNICHE”的方案源于法语,原意指法国戛纳到尼斯的沿地中海大道,现已成为享受优质生活的标志),分级设置防汛墙、抬高路面标高、打造可以驱车看江景的景观大道,规划贯穿南北的有轨电车、景观步道、休闲自行车道、亲水平台,促进水、绿、城融为一体,形成适宜市民活动的各类广场。
       这里的土壤、路宽都是被“设计”过的。开发者通过土壤检测采用局部换填、隔离控制、植物净化相结合的方式实现棕地(指被工业污染过的土地)利用;通过微地形塑造实现项目土方平衡;采用透水路面、雨水花园、细分排水区等手段打造海绵城市;通过疏林草地的种植搭配增加乔木数量提高区域二氧化碳吸收能力;运用风能发电等技术提供场地照明减少碳排放,倡导绿色、可持续开发理念。

5

        张松说,我们欣喜地看到,徐汇滨江的改造走的是亲水亲民路线,已经改造完成的龙腾大道成为江滩改造的范例。首先,路面标高从原先的4.5米抬升为6.5米,与二级防汛墙的高度相同,这样无论你是驾车还是行走,都能满眼尽是浦江美景;其次,龙腾大道上的4排大树,法国梧桐、银杏树,四季交替、层次分明,非常完美地诠释了“上海CORNICHE”绿树成荫的概念;龙腾大道上的龙华港桥——龙之脊,现在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了,非常适合清晨、傍晚观赏。

3

       漫步在滨江宽阔的景观带上,老机库变成了余德耀博物馆,北票码头的煤炭传送带成为观景长廊,老码头上装卸塔吊那红红的长臂,朝霞中昔阳里成为摄影发烧友的最爱;南浦货运站,老物件都在,那些老老的火车、旧旧的铁轨,景致美极了;还有码头成了亲水平台,木板子踩上去声音悦耳极了(清晨去环境噪声小,响声更脆)。

4

图/秦战

       老建筑的转身,请来了世界一流的设计师团队,其中包括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妹岛和世、大卫•奇普菲尔德、SASAKI事务所等一批著名设计师和景观设计公司,主持滨江的重点项目设计,他们把“百年机场”变身跑道公园,废弃油罐改建实验剧场,水泥厂遗址建设“梦中心”文化主题公园……张松说,作为一名规划师,非常赞赏上海市对待老工业遗产的态度,欣赏他们“请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的做法,正因为如此,黄浦江两岸的城市记忆基本都被保留下来了,城市的年轮每一圈都很清晰。他表示,这样不忘本来、海纳百川,上海城市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版权所有 同济大学 新闻中心 Copyright tongji university news center, 2012 E-mail:dxb@mail.tongji.edu.cn   沪举报中心